创业点子网

阿肆:治愈系业余口水歌“炸鸡少女”

       因“炸鸡”催生的新生代神曲女王,希望借由自己幸运数字“四”的好预兆,将快乐的因子在自己的音乐作品里“放肆”地散播开去,2010 年她以“放肆的肆”为名注册了豆瓣音乐人小站,后又以“治愈系业余口水歌女青年”的签名档设置个人微博,比起“女王”的赞美,这位自封为“蜘蛛侠”的名叫“阿肆”的创作女声,更喜欢大家对她予以“少女”的称赞
  
 
本刊记者_ 卡茜

  阿肆顶着文艺女青年的头衔,却丝毫没有女文青们惯有的矫情,她只擅用轻快的曲风和犀利直白的歌词诉说情怀。“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,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?”,这首有着简洁直白歌词的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》被传唱开,被网友们封为新一代“洗脑神曲”。此后“炸鸡女王”的封号不胫而走,民谣歌手宋冬野叫阿肆为“炸老师”,更多人习惯呼她为“阿肆”或“肆哥”。而对于“炸鸡女王”的封号,她更喜欢“少女”的称谓:“没有‘女王’这么夸张啦,‘炸鸡少女’倒是我自己大言不惭起的,希望自己可以保有一颗少女心。”

  “人民广场的炸鸡”(创业网:www.cydianzi.com)了

  当网上各种关于“炸鸡”的翻唱版本被疯狂转发。阿肆的第一反应是:人民广场的炸鸡店生意估计要火爆起来了。她并没有因为“炸鸡”的火而飘飘然,她的淡定认为是,在现在这个时代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流行什么。

  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》是阿肆2010 年在大学寝室里完成的作品,连词带曲一起,总共花费了两小时。那时她还读大二,大学城里流行吃炸鸡排,一时出现许多炸鸡店,每天放学阿肆也跟随大家去排队,聊到炸鸡排时,阿肆说那是一种吃起来让人感觉很放纵,很愉快的感受。这份“炸鸡”情结被阿肆捕捉到歌里,但地点改成了人民广场,“‘人民广场’这一地点来自于我的思维惯式,因为上海的人民广场位于市中心、地铁四通八达,当住在不同方位的朋友们相邀小聚,就会自然而然地约在人民广场。”在繁花大街吃炸鸡,听起来有些滑稽可笑,阿肆却乐意将简单、真实的生活状态写进歌里。事实上,接地气的亲民法则的确受到了热捧。

  歌名“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”比较平铺直叙,有点打破常规歌名的路数,被问及如此取名是否只是为了标新立异时,她说:“给歌曲起名字好难,于是就直接用副歌里的歌词了,直白、好记。出《炸鸡》的那个创作时期,我写了很多类似的歌;相信每个创作者都会有自己不同的音乐创作探索期,所以尝试的走向与喜好都会有变化。但无论是在哪个时期,我觉得我的大多数作品里都保留了一个特点,即画面感;《炸鸡》就是一首代表性很强的初期作品。”

  “不是我不知道,爱情需要煎熬”,很多人说这首歌唱出了年轻人爱情里的无奈,也唱出了洒脱的释怀。比起诗意含蓄一类的遣词造句,这样直叙胸臆的叹息似乎更容易引人共鸣。大部分人将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》理解为一首有关于“等待”的歌曲。“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,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,虽然或许你在声东击西,但疲倦已让我懒得怀疑……”将陷入情爱里的男女间互相猜疑、揣摩心意的情绪用“等你吃炸鸡”的情境表述出来,更多了些可爱和灵动,而这些都是古灵精怪的阿肆擅长的。

  “文艺少女”一半是深沉

  “每个人的一生当中必定有过不止一个梦想。有些延续了下来,甚至会陪你直到生命的终点;有些则没那么幸运,定格为了琥珀里的逗号、回忆中的沧海遗珠。我梦想过当温情严厉的小学老师、寒暑假相夫教子,也为此奋斗过;只是阴差阳错,又错过。”阿肆在微博里写过去的自己。

  阿肆出生在上海,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,曾经就职于外企、教育类的企业,现在在事业型的单位里朝九晚五地上班。成为独立创作女声完全靠自学成才,阿肆高三自学了吉他,后又尝试谱曲写词,最早在豆瓣小站定期发布作品,所有生活里急于表达的声音和情怀都一一写进歌里,用文字和歌声这种安静地交流方式凝聚着那一小撮人。

  有着一颗“文艺少女”心的阿肆,也有深沉的时候,她会在微博写:“我常会感到迷茫、感到不确定、感到前途未卜,害怕自己夙愿太多却生命短暂,极易如朝露消散在广袤的时空里。于是在刻意推敲的不确定里,我习惯张望,我习惯怀疑,我不敢沉溺...”。阿肆曾想过“循规蹈矩”的生活,甚至动过为考公务员而彻底放弃音乐的念头。但最终阿肆还是回归到做音乐,她说可能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要在失去的时候,你才会发现它对你的重要性。

  随着“炸鸡”在网络上的传播,阿肆曾获得了2011年豆瓣阿比鹿音乐奖年度最佳民谣单曲的提名。她创作的如《有女朋友了别忘了请我吃饭》等作品也得到推广传播,阿肆的音乐才华逐渐被业内人挖掘,摩登天空的“星探”也是通过这个平台发现了阿肆。“其实之前我一直不想签任何公司,曾有过很多音乐厂牌联系我,我希望保持自己音乐的独立性,我也没有想过要大红大紫或者做任何的规划。”后来摩登天空找了阿肆很多次,“三顾茅庐”背后是阿肆坚持自我的主张,直到和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会了面,认定这事是靠谱的,这才成了签约艺人。

  2012 年,阿肆正式跟摩登天空签约,周末去各地演出的生活。生活中,她还保持着艺人之外的另一半身份,是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午休俩小时的时间,她会用来去公司附近的琴行谈谈钢琴,对她来说,这两种生活相互交织,并不冲突,阿肆有她丰盈自得的方式。

  治愈系业余“口水歌”女青年

  阿肆的微薄签名档写着:治愈系业余口水歌女青年;既呆萌又深沉的朝九晚五上班族。对于“治愈系业余口水歌女青年”这个定位,阿肆有点自嘲的意味:“目前我还是一个上班族,平常利用业余时间来做音乐;当然现在时间安排上变得越来越紧张了。我没有专业学习过音乐,所以的确是“业余”的,写的歌又比较生活化、所以也算是“口水歌”;“治愈”是我希望我的音乐所传达的能量。”

  阿肆没有专业学习过音乐,父母和身边的朋友也没人懂音乐,只阿肆的母亲平常没事喜欢唱些小曲,阿肆说自己略沙和略低沉的嗓音可能是继承了母亲,但学吉他搞创作都是高考以后才开始的,偶然间她报了吉他班,起初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正经学,后来在大学里空闲的时候自学,就慢慢发现会写歌了。第一首弹的和弦曲子是《兰花草》,吉他书上的第一课。小时候阿肆幻想过当歌星,但长大后就没动过这种‘歪脑筋’了,一切自然而然,日子过得比较实在。

  做音乐出于自身喜欢,阿肆特别享受这个过程和喜欢这个过程里自己呈现出来的状态。平常听的歌基本就是大家都在听的,音乐品味可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广泛、小众或者独特。“我的核心存在就是我的创作[来源:www.cydianzi.com];况且我老觉得自己唱别人的歌不好听。所以我还是自己给自己写合适的来唱,第一首写的歌现在看来比较幼稚,但创作过程中最多的感受就是:和内心深处封闭的那个自己对话。写歌就是我对自己的剖析与表达。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,而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、最舒服的表达方式的是一种幸运,阿肆就很满足。

  不自恋女王的“预谋邂逅”

  阿 阿肆的嗓音里有一种很洒脱又带一点拽和酷的感觉,由于没有专业地学过唱歌,所以这些年下来,她养成了“怎么舒服怎么唱”的习惯,用她的话说,现在大家听到的就是“放任自流”多年后形成的蝴蝶效应。

  她的创作倾向一直在变化、探索,但核心离不开生活、“我的作品都是对我生活的解读,大多数通过“以小见大”的歌词与意境来呈现。灵感,就是来自于生活,来自于我逛过的地方走过的路,看过的杂志,听过的故事等等。”在阿肆的首张个人创作专辑《预谋邂逅》里,有一首名为《浮光掠影》。那是是阿肆念大四接近毕业时写的歌,有关青春的回忆和疼痛,满满是不舍和留恋。时常写着写着就伤感起来。刚走出象牙塔般的校园生活,阿肆也曾对未来生活感到迷茫,当时的心情都融入在这首歌的歌词里。

  阿肆的写歌原则是:自己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写、怎么顺就怎么写。“我觉得幽默感对于生活来说很重要,既是调剂,又能给你一些‘一笑而过’后的勇气。忧伤的情歌不一定要唱得多忧伤才会让你觉得痛,有时候自嘲地去调侃,反而会有‘更痛’且‘痛完了振作一下继续’的效果。”

  2013 年7 月25 日,阿肆的首张专辑《预谋邂逅》于由摩登天空发行。几首大热单曲让人们认识了这个内心浪漫又古灵精怪的创作才女,阿肆首张专辑由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全程监制,更集结来自小飞机场成员林阿p、旅行团等强大幕后制作团体,使专辑元素充沛曲风灵动。

  《预谋邂逅》这张专辑的创作时间跨度长达四年,阿肆选了自己各个时期一些比较具有代表性、纪念性的作品收录进去。“我觉得四年来我在创作上的确成长了很多,很有可能下一张专辑会和《预谋邂逅》的风格大相径庭。其实“预谋”与“邂逅”这两个词本来就是互相矛盾的,而我认为人生就是一个巨型的“矛盾集合体”,看似矛盾纠结,实则却又在和谐并存;“预谋邂逅”就像是一个穿针引线的生命动机。整张专辑里的每首歌都很有画面感与故事感,我想要表达的就是在平凡的生活里找到“进行感”,生活需要幽默与充满想象力的态度去应对,才会更充满意义与趣味。”

  创作一首歌,通常有灵感线索的话,阿肆能在两三个小时内完成。阿肆比较抓狂的是一首旋律好的demo 反复配不上合适的词,通常她的解决方法就是先放一边,缓一段时间再拿出来续写会有不一样的火花。

  在这张专辑之前,阿肆曾经参与过两张独立民谣合辑,以及《little thing 恋物志》主办的巡回音乐会。阿肆的灵感大多取材于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琐碎小事,用幽默诙谐的歌词与琅琅上口的旋律,传神地倾诉出一个个小故事、以及故事里自然流露的真情与态度。她用喜剧的轻便外衣包裹忧伤的情歌和人生,留待有同样症状、心有灵犀的人们拾取,只能意会的妙趣。“最近在听Travis 的歌,迷幻的舒畅里给我一种放松。” 阿肆所理解的民谣歌曲讲述的就是生活,真诚、真实、亲切却又充满思考与哲理性。她觉得当代人的生活步伐都很快,可以试着用音乐使自己“慢”下来,有所休憩,听民谣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阿肆最想传达的就是去热爱生活。

  有人这样评价她:“她是贪吃鬼,多少次发誓要戒掉零食多少次把这誓言也忍不住吃掉;她是迟到大王,临演时刻未见踪影,时间概念太模糊;她是傻妞,总在不该疯傻的时候疯傻,不该淡定的时候淡定。她也是执著梦想,发愿做好音乐绝不食言;她也是大智若愚,不去揪心计较分分秒秒流走的光阴;她也是童心不泯,俗世为人的规则没有那么重要。一首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》让大家认识了阿肆,不敢说肤白貌美,但她绝对是绿色无害。一发笑啦重口味,一拨弦啦小清新,一把声音治愈系。”

  在表演舞台的中央,给一束追光,阿肆抱着吉他坐在话筒前,长发自然散落在两间,她用手机拨弄了一下琴弦,示意台下的听众,接下来她要开始“说话”。阿肆把自己“复杂”的一面都写在歌里,而“亲切”又“天马行空”则是真实而简单的自己,她会这样选择以自嘲的方式评价自己:“我不自恋,反倒老质疑自己,不把自己太当回事儿。我觉得既然自己不好看,就别死气白赖地往‘偶像派’去靠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