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业点子网

“最肥的市场”,超过十亿用户的移动互联网未来


雷军看着一批互联网牛人的崛起。他在金山担任总裁的时候,马化腾和丁磊还是“我们手下的站长。一个在深圳,一个在广州”。他工作六七年的时候,请过一个湖北老乡吃饭。这是小老乡周鸿祎来北京吃的第二顿饭。
  
  这是数年前的事了。转眼间,马化腾的腾讯公司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,丁磊的网易也有声有色。周鸿祎的360虽刚上市,但是他早已当了董事长。
  
  早早进入IT江湖的先驱雷军本尊呢?
  
  人尽皆知的中关村劳模,在金山15年,带着金山八年间五次冲击IPO,终于上市。上市后离开。2011年又被请回来当董事长。期间,他离开金山后转身当起了天使投资人,投资了一大批成功的企业,其中有一个名叫凡客。
  
  他当然成功。不缺钱不缺闲不缺声誉。但跟那些互联网当时的小兄弟相比,他又有点寂寞。他缺一家量级庞大,称得上伟大的企业,一件在雷军的评判标准上“大成”的案例。
  
  2011年8月,在北京798的发布会上,他开始了另一轮征途。他手拿一款名叫小米的手机在全国百家媒体和众多粉丝眼前亮相。牛仔裤、黑体恤,消瘦,带点南方口音。
  
  有笔者问,小米手机抗摔吗?啪的一声,他把手臂抬高,一松手,手机垂直着落在地上。40岁男人再出发创业,不狠不行。
  
  再出发之痛
  
  这天属于雷军。午后日头炽烈,白光刺眼。发布会还没开始,很多男女排队在场外,他们是小米或者雷军的粉丝。由于来得太多,一些人没能进入发布会现场。这个情景,雷军感到“震撼”。在发布会后,他对《中国周刊》笔者坦称,之前还担心六七百人的会场能否坐满呢。
  
  “雷爷爷”并没有沉迷其中。以他过去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、人脉资源为基础搭建的明星效应,能否带到市场,是不是每个人都买账,他心中自有一本账。
  
  “小米碰到很多困难,只是我们今天真的不适合在这么大范围内讲。”他想了想说。
  
  一个做软件、做游戏、做移动互联网投资……总之是站在手机行业门外观察了很久的人,真正踏进这条河流,才知道跟他过去的荣光不能完全融入,他仍然有创业者的“痛苦”。
  
  “举个例子,当我决定做手机的时候,我见了100个人,才找到光平博士,我们俩一见如故,固然第一面只谈了两个小时。我讲这一点,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从去年7月1号开始,跟小米同事保证三个月之内一定能找到最棒的团队,这背后有多困难。开始,我找软件公司圈子里的,这个行业大家都熟悉我,很快找得到,但是硬件公司的人一个也找不来。那时候我跟林斌(小米联合创始人之一)天天见很多人,我跟每一个人先容我是谁谁谁,我做了什么事情,我想找什么人,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见面谈谈。几乎来小米的每个同事我都打过电话,天天口试,恨不得从早上谈到晚上一两点,仍然迟迟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。这三个月对我真是巨大的煎熬,天天都很痛苦。”
  
  找到其他六个合伙人,这只是雷军创业的第一步。七个老男人的梦想要靠手机产业链上数百个供给商的支持。
  
  开过公司的刘德除了做设计,还被雷军派来和供给商谈判,“85%的供给商起初都拒绝了。”刘德只好不厌其烦地跟人家一谈再谈,见了一千多人,五个月瘦了20斤。他拉着雷军一起去,要用雷军的明星效应作为额外的筹码。福岛核电事故后,他们一起乘坐飞机赶到日本造访夏普,整架去日本的飞机上只有十多个人。对方对于他们危机时候的造访表示感动,但在商言商,谈判并不顺利。“我们主要是讲故事。一个从来没做过手机,没有既往成绩证实的公司只能讲未来。讲到最后,连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。”刘德回忆。
  
  这也是雷军当初讲给他的中国成长的故事,雷军对供给商说,你们为什么要错过中国下一个十年的机会?这是雷军看来“最肥的市场”,超过十亿用户的移动互联网未来